扶摇清歌

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旧剑金】片段灭文法

 
重度OOC!

是会害羞会知耻的闪!

严重OOC!

————————————————

  有哪里不太对。

  吉尔伽美什静静地躺在床上,房间并不隔音,他可以清楚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水声。
 
  事实上,如果他抱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完全可以从玻璃上窥见那人隐隐约约的身影。
 
  吉尔伽美什一个哆嗦,奋力从水床上爬了起来,但不知为何依旧坚持着不知名的矜持,目光一刻也没有看向浴室。
 
  从亚瑟进入浴室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二十五分钟了,可他还是没有出来。
 
  吉尔伽美什没有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
 
  他红色的眼睛瞄向淡金色的窗帘,不行,没有亚瑟的发色来的令他着迷。
 
  他灵巧的双手捏住纯白的被子,不行,没有亚瑟的笑容来的洁白。
 
  他又躺回床上,床轻轻陷下,给他一种莫名的关怀,但吉尔伽美什又在下一秒狠狠地皱起了他那好看的眉头——不行,没有亚瑟给他的安全感多。
 
  他的目光飘向床头,一只灰色的狮子玩偶摆在那儿,上面有认真缝补的痕迹,看得出来它很受人喜欢。
 
  他无法自制地轻哼一声。
 
  没有亚瑟可爱,又没有亚瑟帅气,更没有亚瑟迷人。
 
  ——等到王者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他整张脸都快红成了番茄——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

  亚瑟终于从浴室里出来了,头发上未干的水滴沿着身体轮廓色情地滑下,最后滑入浴巾所遮盖着的、某人心知肚明的地方,他有几分不解地看着坐在床上的吉尔伽美什,似乎在诧异对方的脸色。

  感受到罪魁祸首的注视,吉尔伽美什的脸在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变得更红了。

  他赶在亚瑟开口之前说话,语气干巴巴地,又凶又急:“杂种,分手。”

  亚瑟挑了挑眉,停下朝着吉尔伽美什走去的脚步,特地绕过这张KING–SIZE大床,走到一旁抓起毛巾,一边擦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摆出了一副倾听的架势。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吉尔伽美什看上去像只炸毛的阿瑟拉猫——如果阿瑟拉猫有这么可爱的话。

  因为心虚,吉尔伽美什的声音越来越大,其样子在亚瑟眼里也就越发虚张声势:“分手……你把本王的脑子搞得一团糟,杂种。”
 
  事实是吉尔伽美什说出口就后悔了,他相信在这世界上他绝找不出第二个比亚瑟还要耀眼的、震撼他心神的人。

  但王者可以失落沮丧,却不可以后悔。

  于是吉尔伽美什的嘴张了合合了张,最终还是倔强地没发出别的声音。

  所幸亚瑟完美理解了对方话里的意思,于是他笑着靠近吉尔伽美什,站到他身前时说了声“好”,又俯到他耳边,话语间吐出的热气刺激着吉尔伽美什原本就红着的耳垂与不断加快的心跳。

  “什么时候结婚?”

   在充分理解对方这句话的意思后,脸和煮熟的虾已经没有区别,吉尔伽美什对着亚瑟下意识地喊了出来,声音里带着几分歇斯离底。

  “你干嘛老是这么让本王心动啊!!”

  这回轮到亚瑟皱起了眉头,他伸出手让吉尔伽美什躺回床上,大大方方地给了他一个床咚,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对吉尔伽美什提出的问题表示不满。

  亚瑟压着吉尔伽美什,碧海般的眼睛里所看见的全是吉尔伽美什一人的剪影,他用能令人入魔的嗓音和理直气壮的态度说着。

  “因为我爱你啊。”

评论(6)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