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清歌

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旧剑金/贞闪】空气中弥漫着欢快的气氛

是一个突然发现没有在乐乎上发出去的短文
贞闪邪教大法

——————

  贞德和吉尔伽美什开始混住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藤丸立香当时正在和齐格一起喝下午茶。

  年轻的御主看着对面的从者,神情恍惚。
他道:“我昨天刚拿到他们的结婚证。”

  贞德们和吉尔们混住到了一起――贤王和白贞一起,黑贞和英雄王一起,幼贞和幼闪呆在一起――看上去是如此。

  
  知情群众们沉默不语。

  新来伽勒底的骑士王――真名为亚瑟的那个――对看到的情侣们表示了祝福。

  在他的祝福说完之前,阿尔托莉雅们把他带走了。

  因为临时的维修,英灵们回到自己房间,贤王与黑贞一间,英雄王与白贞一间。

  至于幼闪与幼贞,他们在向新来的科普了真实情况后――理直气壮地霸占了御主的房间,御主的床,还有御主。

  藤丸立香,年轻的、刚被托付了一定要好好教育小孩最好能劝其和平分手的年轻御主,感觉自己活在天堂与地狱之中。

  整个伽勒底的都知道,幼闪和幼贞半点关系也没有。

  除了藤丸立香与新来的亚瑟。

  两个“小孩”默契一笑,对无法插入其中的当日中意从者发出一万点嘲讽。

  南丁护士打算给贞德们与吉尔们做个眼部护理。

  
  因为除了进入房间,他们永远在和另一个对方聊天。

贞德们让南丁格尔的注意力全转移到了吉尔们身上。

  奇怪,等待检查的亚瑟在旁边歪着头,为什么南丁护士长说自从男女混住后,吉尔伽美什的腰疼就没好过。

  过了好几个星期,基加美修也来了。
 

  狗粮吃多了的藤丸立香陷入了恐慌。

  他没有多余的贞德。

  基加美修顶着御主诡异的神色,从他来一直顶到了解完伽勒底的信息,才明白御主到底想表达的意思。

  基加美修拍桌而起。

  “我和他们不一样!”基加美修如此反驳道:“不一样!”

  路过的亚瑟被吓了一跳,才发现对方已经来到了伽勒底。

  亚瑟爽快地将自己分量里的甜点分了一些给基加美修,并以此成功压住了对方的怒火。

  藤丸立香一边看着亚瑟给基加美修喂食,一边听着基加美修碎碎念着我们不一样。

  三个月后,藤丸立香对着新来伽勒底的加拉哈德,目光看向南丁护士长病房外等待着的亚瑟和贞德们,语气悲伤而沉重。

“我再也不想给男人肝结婚证了。”

年轻的御主如此说着。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