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清歌

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旧剑金|吐槽】上香,到家之前我一定要说个痛快。

http://fuyaoqingge.lofter.com/post/1d572069_efc53392

对应一下结局,记得上次有人说想看

1L 女难之相(该用户使用了匿名)

  论坛里都是自己人,不要扒我马甲。

  具体内容动静闹得这么大,只要是圣杯学院里的基本都了解一点,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吐槽。
 
  重复,不要扒我马甲,我还想留着命回家收拾我弟。

  先槽槽事情主人公男一男二。

  男一是个白切黑,平日里一副绅士样,一双好看的眼睛加上骑士作风迷倒了一大片小姑娘。
  
  其实我们能看出他是个黑的,但是我们不敢说,因为我们一说他就拔呆毛,一拔完呆毛他就变真黑。

  为了体谅英国人的发量以及他真黑时我们都怼不过,我们谁也没敢说。

  结果这人还蹬鼻子上脸了。

 倒不是说这人蹬鼻子上脸有多过分,我们全宿舍都挺习惯他的做派的,更何况也不是什么不好的做派,完全可以说是个三好青年外加党的领袖。但是我们一整个宿舍除了事件主人公男二还有至今不明真相的蓝毛犬以外,都不明白他这人怎么平时好好的见了男二就跟点了炮仗似的。

  举个例子,当妹子/汉子/基佬/兄弟/队友意外或者存心扑到他怀里时,他的反应是温和体贴扶好人偶尔给予帮助刷刷人心。

  但当男二砸到他怀里时,这小子总共说了三句话,从此以后男二和他就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痛、真沉啊……”

  “真没想到你也会栽在我身上……”
  
  “果然沦为死宅了么?”

  来来来,感受一下。

  鉴于当时的场景是男二从自己床位上摔下来砸到男一,我们都没吐槽男二那个神脾气不仅没当场发作还拉住自己挚友不让挚友把超市买回来的涮羊肉扔到男一脸上。

  ——至于他挚友为什么要扔?嗯,如果你兴高采烈地买完东西回家,发现和你一起长大的挚友一脸痛苦地躺在别人怀里,而那个人嘴上不仅没说好话,一边嫌你挚友沉,一边用手摁在你挚友腰上不让他起来,还用力压着他,拿着自己的手比着你挚友的腰围以及臀围——这个我要声明两点,一是男二的身材真的很好,是个假的死宅,二是他两当时还不是基佬,至少男二当时不是。

  哦忘了说男一还顶着一张童颜,凭着这张脸连食堂大妈的欢心都骗走了。

  男一一直待在一个周围都是美男的环境里,平时围在他身边的男性颜值就没有低于九分的(满分十分)。而且各种类型的都有,我们宿舍都在赌他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是个深柜。

  果不其然后来这个人真的弯了,但他弯的对象却是和他风马牛不相及只有个舍友名头且脾气超差还暴娇的男二。

  当我们开玩笑提起这件事时他还坚称自己喜欢的是温柔的大胸小姐姐。

  然后又因此和贫乳派的男二干了一架。

  是我见得少,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直的gay。

  这个人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他盯着男二犯花痴的时候宿舍里的其他人和他的拥护者一直在盯着他吧。
  

  尤其是他之后心情好顺着男二捧几句、心情不好就和男二顶嘴、男二和别人在一块表情就不对劲一副随时准备拔呆毛的行为更让我们相信这人就是个坚称直男的死gay。

  槽完男一就轮到男二。

  假如说男一是个处于美男之中而不自知的深柜美男,那么男二就是个天生自带勾引buff的有着死宅思维的直男,还长得贼好看的那种。

  我怀疑男二周围的一圈人其实都是在等他开窍,或者说等他同意,然后就把他吃干抹净——搞不好还会一起分享——结果男二还没开窍就给男一睡了。

                                     

    ——那天宿舍外头可真的是人山花海啊。

  关于男二我不想评论太多,一是这里有不少熟人,二是这里有不少护他成习惯的人,三是我真的想能活着回家教训我弟,我人已经在车上了,只要再过十五分钟我就能到家了。

  男二这货呢,你说他烂,是真的,你说他好,也是真的,你说他是个傲娇,是真的,你说他耿直,还是真的。

  看看,这是能用人话形容的人吗。

 总而言之这人暴脾气、长得帅、护犊、中二病、死宅,还有着神一样的脑回路,行吧,他有钱他大爷。

  ——但是你们俩搞在一起的经过就真的让人卧槽了。

   我不过是去食堂吃个饭,回来你们两个就光着身子挤在那只蓝毛狗床上还躺在同一条被单上——字面意义的那种不是床单而是被单。

  光着身子我忍了,大夏天脱光虽说有点变态但考虑到男二的性格也不是不能容忍,挤在蓝毛狗床上我也忍了,这狗平时就欠收拾,制裁制裁也挺好。

  但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光着身子一看就是刚从浴室出来的蓝毛狗躺在地上?他头发都没干啊?!看在同为舍友的份上,你们两个人至少用他手上的浴巾挡一下他的重点部位啊??!

  艹!明知道老子视力好,挡脸有什么用???

  挡之前我就看到你们俩个赖在他床上了!以为我没看到你们两个kiss得腻乎乎的就差往对方脸上盖印章了!?

  ——但当时我真的没想那么多,我只是以为男二又在耍小脾气证明自己魅力了,甚至有点心疼不仅是个Gay而且还暗恋男二的男一。

  在我看到那张被单是我的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在我看到那张黑白相间的被单之前。

  我还在想说不定是男一出柜成功了。

  在我意识到我的被单它是纯黑色的之前。

  我甚至还在想他们两个似乎很久以前就暗生情缘了,只是我们都忙着吐槽男一而没人去注意男二。

  在我明白他们两个到底干了什么之后。

  给我等一下,这宿舍里的卫生好像从开学以来就一直是我在做吧?

  ……看在姐姐在楼下等我带上行李回家的份上,我决定今天这件事就当我没看见。

  我是绝对!绝对不会帮你们两个不知廉耻的家伙清理后事的!!

  在我关上宿舍门之前,我似乎听到地上那具尸体悠悠转醒,然后不知道气的还是冷的哆嗦着发声道:“骑士王……亚瑟!?”
  
  哦,这下好,不仅骑士王睡粉实锤了,他脱单也实锤了。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