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清歌

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旧剑金/拉二闪】知名刑警亚瑟与他前任搭档的尬聊现场(2)

刑警亚瑟X各种意义上的前任基加美修

刑警奥兹曼迪亚斯X刑警吉尔伽美什(弓)

情报贩子梅林X上面那几位的总负责人吉尔伽美什(术)

娘闪出没注意

挖坑不填且不定期出产

OK?

接上

————————————————————————

亚瑟面上相当冷静,同手同脚地走回了库丘林身边。

然后他看见了吉尔伽美什。

不,不是吧台边上坐着和奥兹曼迪亚斯谈恋爱的那个。

吉尔伽美什·Lancer。

以血腥手法独裁了法医室的暴力女王。

亚瑟当场就一巴掌拍在了库丘林的背上。

“卧咳咳咳——”库丘林喝酒喝到一半,措不及防吃了亚瑟一记,那声卧槽还没脱口而出,就被呛了一大口酒,只能勉强拿眼神痛斥亚瑟的所作所为。

而亚瑟丝毫没有在意对方痛斥的眼神,他低声询问库丘林:“你怎么把她带过来了?”

“带她咋了?人又不是不会打架,你难道没见过她的杀伤力?”

吉尔伽美什·Lancer是吉尔伽美什中最小的那一个,其幺妹的身份地位在家中不说众星捧月,也是无法无天——被宠的。这位小姐到警局上任的第一天就看见自己三哥被一个白长卷说话自带☆的平胸魔法阿姨——当时她还不知道那是梅林,摁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调戏。

女孩子天生就是爱美的,再加上那一整个家里的吉尔伽美什都有无条件护短的行为,所以亚瑟第一次见到面前的女人时,就亲眼目睹了这女人试图用脚上那双高跟鞋踢爆梅林脑袋的行为。

要不是那天梅林为了装【——】带了把剑,可能脑袋就真的被那双恨天高踢爆了。

但这都不是重点,亚瑟看着库丘林的眼神带着几分怜悯:“带她来这种地方,你想过回去怎么面对那对双子吗?”

哦,对了,双子,双子之一不就在这吗?

亚瑟扭头看向吧台,诧异地发现吧台上的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不见了。

酒吧外响起一声轰鸣,一辆金色跑车从外面呼啸而过,而伴随着这一声轰鸣,吉尔伽美什·Lancer的脸色也越来越黑,然后亚瑟和库丘林就眼睁睁地看着她掏出看样子仿佛是上个世纪的对讲机联络恩奇都。

“别让他们跑了!”女王的声音听起来愤怒至极:“有本事在我床上滚没本事当着全家面承认!?”

慢着他们两个那档事你们家还有人不知道的???

你们家除了你们不就只剩下Caster的那位了?

库丘林心中一阵头脑风暴,直觉这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于是他打开了手机录音。

法医室女王的声音罕见的带着几分委屈:“那么厉害到基加美修床上滚啊!不给我收拾也不给我看!”

“看我回去怎么跟大哥告状!!”

比起库丘林,亚瑟则是在听见基加美修的那一刻就进入懵逼状态。

基加美修

大哥

嗯????

———————————————

基加美修觉得自己这一天过的糟糕透了。

早餐时间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在家,他才结束了那个为期六年的、失去亚瑟的任务。

整个人闲到发慌。

从家里呆到下午终于憋不住的基加美修出门了。

刚出门就发现附近有兜售毒品的人,才在那个不法之地混了六年的基加美修相当冷静地拷问出了毒窝的所在地。

他去踩点,不料踩的太准,隔着门他就闻到了某种刺激性毒品的味道,本来他只想收拾这些家伙的,但他听到了毒枭那猖狂的笑声。

于是三好市民基加美修先生转身跑了出去,准备报警。

但他万万没想到跑到一半就在走廊里撞见死去的前任,呸,活着的亚瑟。

天知道基加美修当时摆出了一张多么愚蠢的脸,但很快怒火蔓延于心,要不是腹部被枪撞着的疼痛提醒了基加美修,基加美修怕是要一巴掌直接扇到亚瑟脸上。

而当时他的内心也只剩下那么一个疯狂滚动的吐槽

直译:

混账玩意老子都给你上了四年坟了

心比思想坦诚的多,基加美修无法否认与亚瑟唇齿相交时从心里上升的喜悦。

但比这更重要的是恋人明明活着却整整四年都没联系过自己。

基加美修的神色冷凝,如果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想爆了亚瑟的头。

腹部被枪硌得生疼,却让基加美修找回了许些理智:“你还活着啊?”

我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话出口基加美修就意识到了不对,这话听着就像是他在咒亚瑟早死早超生。

气氛陷入了一种微妙的尴尬之中,被气氛影响,基加美修停了一会:“你在出任务?”

更不对劲了,基加美修面上不动神色,实则慌的一批,停留在这也是说废话,于是他转身离开。

基加美修在外逗留到十点,心情稍微好了点,觉得自己心里那些弯弯绕绕的小情绪差不多能瞒过家中的弟弟妹妹了,才踏上回家的路。

刚回到家,基加美修就被吓了一跳,全家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他二弟旁边还坐了个黑皮,似乎都在等他回家,审问自己这个深夜不回家的哥哥。

下一秒他的幺妹朝他告起了状,不外乎就是二哥三哥今天又怎么了。

弟控兼妹控的基加美修小心翼翼地松了口气。

然后他二弟旁边的那位帅哥起身作了个自我介绍,说他的名字是奥兹曼迪亚斯,而后又一本正经地补了一句:“是你二弟的男朋友。”

这边幺妹也想起来了这回事,于是她给了已经石化的哥哥更大的打击:“二哥他太过分了!在我的床上滚床单不仅不收拾,还不让我看!!!”

基加美修的理智之弦,迎来了历史性的挑战。

评论(10)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