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清歌

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旧剑金/拉二闪】知名刑警亚瑟与他前任搭档的尬聊现场(1)


刑警亚瑟X各种意义上的前任基加美修

刑警奥兹曼迪亚斯X刑警吉尔伽美什(弓)

情报贩子梅林X上面那几位的总负责人吉尔伽美什(术)

挖坑不填且不定期出产

OK?

————————————————————————

亚瑟·潘多拉贡,上到自家企业总裁下到卧底无所不能,不幸在一家酒吧里碰到了自己的前任搭档。

当时他正忙于逮那些逃出国境的毒枭,毒枭就像提前计划好的一样四散逃避。幸好手下的情报贩子给了忙碌不堪的他一条出路。

在吧台他就看见了吉尔伽美什,亚瑟稍微纠结了一下对方的身份,却又马上在对方近乎猖狂的动作中明白这是吉尔伽美什·Archer。这位以美貌和恶劣的脾气而出名的刑警,与这两个放大的问题进行对比,那百分百的破案率似乎从来没有人记得过。

“嘁。”一旁的同僚库丘林咂了咂嘴,脸上隐隐露出一丝不满:“果然不是那个Caster啊……”

亚瑟有点疑惑地看向他:“为什么你要在意是不是Caster?”

“那还用问吗?”库丘林朝吉尔伽美什所在的方向努了努嘴,示意他看向吧台上那工作约会互不影响的奥兹曼迪亚斯与吉尔伽美什:“是Caster的那个会这么撒狗粮?”

亚瑟突然想到沙条家的小姑娘最近在和库丘林闹别扭,心底多了几分同情,于是他拍了拍库丘林的肩:“那你留在这吃狗粮吧,【库兰的猛犬】。”

然后不顾一脸卧槽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的库丘林,亚瑟一个潇洒的转身,默默走进了酒吧内部。

走廊被黑暗延长了许多,就像是通往地狱的路,永无止境。两边随机亮着的门牌号提供着勉强可以直视的光亮,使得一切变的异常恐怖。什么年代了还想鬼故事。亚瑟撇了撇嘴,为自己难得上线的幽默细胞感慨了一下,便听到一阵细微而又急促的脚步声。

亚瑟下意识想要往后退,却发现自己走进了一条短时间内无法隐藏的直路。他只好把枪背在身后,暗自祈祷撞上门来的不是什么准备杀人灭口的毒枭。

不然他就只能大开杀戒了。

下一秒金发的人朝自己冲了过来,亚瑟果断将枪对准对方,可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才举到一半,人就撞了上来。

撞上来的人没有反抗的迹象,而自己的枪在对方腹部的位置,亚瑟有点恶劣地想,刚才那一下应该能把对方被枪抵着的地方撞青了。

撞进自己怀里的人抬起头,两人都懵了。

亚瑟刚才那些乱七八糟的思想全都飞了,他甚至还想给几秒钟前那么想着的自己一耳光。

不,一耳光怎么够,至少要两个。

尽管头脑中思绪翻飞,但亚瑟的眼睛还是紧紧盯着对方。

基加美修。

几年不见对方的轮廓没有多少变化,只是看向自己的眼睛里那满满的懵逼让他有点不太适应。

以前与他在一起的基加美修眼里是自信与高傲,就连偶尔跟自己吵架眼里写满了怒火的样子对处在热恋期的亚瑟而言都好看到不可思议。

而现在,在亚瑟眼前的这双眼睛眨了眨,然后处在回忆中的亚瑟便突然感到周围的气压低了下来。

时隔多年,亚瑟再次看见了恋人眼里写满怒火的样子。

基加美修抓起亚瑟的领子,咬上亚瑟的唇,尖锐的虎牙刺破了嘴唇,但随后基加美修便转移了攻击地带。

毫无章法的几次接吻过后,基加美修松开了亚瑟的领子,他的声音里带着几丝喘息和令人胆颤的冰冷:“你还活着啊。”

但亚瑟硬生生地从这段文字里听出了基加美修隐隐约约的哭腔。

他开始慌乱起来,几年前他被军方下令撤离,过短的时间导致他甚至没来得及通知对方自己撤退且搭档换人。

在这几年内他不是没想过再联系基加美修,但基加美修后台太硬,偌大的军方,他愣是找不到半点联系他的线索。后来听说那地区传出自己死了的消息,可他没想到基加美修会当真。

亚瑟还没有说话,基加美修看了他一眼,此时基加美修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眼里也不在是怒火了,全是寒雪般的淡漠。

“你在出任务?”基加美修冷声问道,却没等亚瑟回答,自己收起不知何时掏出来的枪,转身先离开了。

亚瑟在原地呆了一会,平复了自己那比平时不知道快了多少倍的心跳,他摸了摸嘴上被基加美修咬出来的伤口,突然意识到假如自己没有任务就有八成以上的可能死在基加美修手上的悲惨事实。



评论(4)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