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清歌

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旧剑金/拉二闪】截然相反(番外1)


——时间线在旧剑金分手前——

“不列颠的红龙”——亚瑟·潘德拉贡,一位“爱民的王”。

但也不过是说的好听点罢了,说的难听点,那就叫病娇。

处在让你只能依赖他只拥有他只能靠近他和爱你就要杀了你之间不断徘徊的病娇。

贤王的确不清楚这种性格是怎么形成的,但他清楚这种性格绝对和他哥有关系。

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和自己的病娇大哥基加美修挺配的。

但基加美修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病娇。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六十天都在发烧的“娇弱”病人。

能用的办法和不能用的办法都试过了,最后只得到了一个什么大概是这辈子被人诅咒了的确诊。

庸医,拉出去斩了。

这种用眼睛就能看的出来的事情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找医生。

贤王对童年有着过于深刻的记忆,所以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大哥、准确来说是他们一家,从来就没有什么感冒生病的症状。

但若是那时受的伤,这么些年也早该补过来了。

更何况现在各项体检也完全没有问题,虽然那会基加美修浑身是伤一副马上就要归西了的样子……

难不成伤到了脑子?

哦,好像的确伤到了。

连续加班了将近一个星期的下任乌鲁克当家吉尔焦虑、呸,吉尔伽美什结束回忆,眨了眨眼看向自己不管是法律上还是血缘上的兄长基加美修。

说实话他真不想承认自己哥哥看着比自己年轻,然而自己的兄长多一撮呆毛似乎就真的少了一半年龄。

思绪未停,在加班太久而导致的迷蒙之中他又看见骑士王伸手玩弄着自己哥哥的头发,灵巧的双手不仅玩出了另一撮呆毛,还兴趣盎然一副准备继续玩下去的场面。

不,停下你罪恶的双手,亚瑟·潘多拉贡,贤王腹诽,放下他的脑子,再玩,他真的就是个傻子了。

彻头彻尾的那种傻子。

亚瑟是个外表道貌岸然实际上黑的一批骨子里自带病娇却奉行骑士道的家伙。

这是黑白道上的共识,但这整个道上的范围不包括自己的兄长基加美修。

贤王感到了乏力,他加班的时间的确太长了——而这都要赖自己手贱把乌鲁克的现任“王”、自己的亲哥送到对方的嘴里。

所以现在他遭报应了。

他的亲哥不仅从病娇的不列颠红龙嘴里幸存,还带着不列颠的红龙回家了。

吉尔伽美什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他依稀记得在此之前似乎有更烦心的事缠绕着他。

伴随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脚步声,贤王终于想起来了。

他的双胞胎哥哥——连名字和他一模一样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背着他们和另一个男人结婚了。

不,不是背着,是光明正大厚颜无耻地隔着视频告诉了全家人。

你自己老实交代多久以前就领了证。

真以为双子之间的感应是用来唬人是吗。

害我那天差点没能下床

你是真的以为我傻傻地相信了你“被库夫林的枪狠扫着腰了”的谎话吗

脚步声在自己靠着的沙发背面停下,清楚自己身后是英雄王的贤王扭过头,第一次正面目睹了自己名义上的二姐夫奥兹曼迪亚斯。

——这对不要脸的狗男男在自己的面前拥吻。

贤王冷漠地扭回了头,前方的另一对狗男男几乎黏到了一起,自己的大哥坐在别的男人的腿上,贪婪的骑士王一边玩着自己大哥的头发一边不知足地搂住了自己大哥的腰。

仿佛下一秒就要在他面前开一辆兰博基尼。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贤王吉尔伽美什虽然是全家露的最多看起来最懂人心最gay里gay气的,但却是全家最直的。
























在家里那群狗男男(特指英雄王)不对他抱有什么想法前。

评论(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