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清歌

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接段(?)


形容劫是红莲的那句是仿写写烬劫车太太的那句_(:з」∠)_
all劫粮好少啊_(:з」∠)_
人物带OOC?






“知道吗,我最完美的艺术品死了,没人知道凶手是谁。”烬轻轻擦拭着他的枪,眼里闪过一丝愤恨,“我也是。”
他缓缓站起身,开口道:“不过现在,我得去抓出那肮脏的家伙了。”
他抬起手:“只有我带来的死亡才配得上那完美的艺术品。”
“砰!”伴随着一声枪响,被绳索捆绑着的少女倒下,脸上的神情带着恐惧和绝望,而她的眼睛里,却透露出终于解脱的释然。
烬随手将帕子往后扔,被主人扔掉的帕子似乎是精准计算过一般,准确无误地盖在少女的脸上。
第一站是影流。
烬站在远处的山坡上,静静地看着影流。
他曾无数次从此处窥视到影主的一举一动。而现在,他无法再看见了。
唯一能看到的,便是影流的教众们。
影流的教众们似乎并未受到影主死亡的影响,郑重而坚定地练习着影忍法。无论如何,他们始终坚信他们的影主会回归,至于回归的时间,那要看平日里任性的影主的心情。而在影主回来之前,他们的任务就是看好“家”和练习影忍法。
烬笑了笑,转身正欲离去,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重新转过身,问那名影流的教徒道:“你觉得影主何时才能回来?”
温柔的女教徒笑了,她说:“影流会等影主一辈子,而我们都是影流的一部分。”
随后女教徒转身离开:“你已知道了一切你所能知道的,该离去了,戏命师。”
“自然,美丽的女士。”烬也同样转身离开。
爱慕者,哦,不,嫌疑人,只有三个。
他,暮光之眼,还有刀锋之影——影主的现任爱人。
并非没有他人,而是其他爱慕者连近身都做不到,能做到近身的其他爱慕者却又都是影流之人。
下一站……均衡。
烬未能前往均衡,因他半路上便遇到暮光之眼。
一个说为了均衡要杀了他的暮光之眼,可笑,苦说会被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吧。
不过凶手也很明确了,凶手若不是泰隆,那就只能是他完美的艺术品选择了自杀,可谁能逼他自杀?
轻松摆脱了慎——恕他直言,论追杀技术慎是他见过最差的。
烬返回了诺克萨斯。
只是稍微付出了点代价,便得知了泰隆最近的所有动向。
包括暗杀影流之主
烬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现在,该为他的艺术品复仇了。
泰隆的房间符合了一个刺客该有的一切,黑暗、危险。
即使黑暗也无法阻挡烬看到泰隆,他看见泰隆跪在地上,身边摆放的全部都是劫的物什,手里还拿着一张相片。
不知道诺克萨斯第一刺客在想些什么,连他打开灯都没意识到。
烬讽刺地笑了,灯的光让他看到那张被扔在墙角的,暗杀影主的任务单。
他轻轻捡起那张纸:“刀影无双?不错的名字。不知是哪位“富有才华”的“先生”所作?”
泰隆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手里的相片。
相片里穿着便装的劫难得露出一丝微笑,看着前方,赤瞳里也不是战场上透露出的杀气,里面装载着满满的温柔。
烬嘴角的笑容开始扭曲,他想到了一个好剧本,鼎鼎有名的诺克萨斯第一刺客因为亲手杀了爱人而疯狂,用火将自己送入地狱陪伴死去的爱人。
不过可惜,真相并非如此。
烬打昏了泰隆——毫无反抗的刺客多敲几下就倒下了。
处于现实中真实的剧本啊……
是这个亲手杀了自己爱人的男人,将被我带到地狱赎罪。
火焰在四周燃烧,今天的将军府没有任何人能阻止这场火灾,因为他们都死了。
烬扔掉他的枪,抬起手,如同一位将要拥抱友人的人一般,而后他放声大笑。
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劫,劫的刀划破了他的脸,血液从脸上缓缓留下,劫眼睛里那善未落下的眼泪与眼里的愤怒交杂在一起,那真是他见过的最美丽的眼睛。
若不是苦说的打扰,他确信自己可以牢牢地掌握那株红莲。
是的,红莲。
劫就是在艾欧里亚这肮脏而又阴暗的沼泽里,如火般燃烧并盛开的红莲。
现在,他得把背叛了红莲的爱人,亲手带入地狱,然后,他会安慰那株被爱人背叛的红莲。
那株红莲会属于他,他太理解那株红莲的骄傲了。
刀影无双?
呵,自然,若不是苦说的打搅,你们怎能配成双?你们生来就毫无交集。
我最爱的红莲啊,等着我,我马上就带着罪人,去陪你了。
你是属于我的,也只有我,才配得上这如火般盛开的红莲。
火焰烧着烬和泰隆的身体,但两人都没有挣扎,他们正走向地狱。


评论(2)

热度(25)